澳门百家樂

影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影评 > 新闻详情
高高挂起的是悲哀——试论《大红灯笼高高挂》影片的视听语言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8-15      

这是一部令人惆怅的剧情片,它讲述了一个女大学生还未毕业就加到了陈家当四太太而后发生的一系列有关封建礼教的悲哀故事。

张艺谋导演在本片中擅用非常多的对称式构图。如房屋、门和各种场景等等。使画面具有平衡稳定的特点,给观众一种端庄森严的感觉,使环境更好得到展现。特别是当张艺谋导演拍摄有人抬灯笼来给颂莲送灯笼时,一门里面扣住一门,好像一个牢笼一样,里面的人被禁锢,无法逃出来。而且这么多的对称式构图体现了在陈家大院必须严谨遵守礼节的禁锢。并且将人物放在正中央的位置,如开头颂莲与继母的对话等等,有利于突出人物,显出庄重的气息,表现了人物在这种封建礼教下的的孤独与无助。并且影片中大量长镜头和固定镜头,如开头的抬花轿,雪景等等,里面的人物运动渺小而无助,只能在大的环境的束缚下做无用的事,给观众深沉、庄重、宁静、肃穆等感受。

影片中还多次用到拉,如颂莲走入陈家时镜头拉,体现了环境的压抑与阴沉。还有晃,如颂莲在大雪纷飞里去“死屋”找三太太梅珊时紧张而剧烈跑的晃动,都带给观众真实感。还有移,如镜头跟随颂莲的走路而移动,还有跟随灯笼的拉伸而移动等等,体现了人物的运动已经达到了观众的关注点随之移动的效果。影片中还多次用到了仰拍如颂莲走入陈家大院时仰拍陈家大楼以及与管家说话,体现这进入到了一个封闭的更高地位的一个阶层,也预示着高高在上的身份却再也出不来陈家大院的失去自由。把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时,展现了人物的视角。仰拍颂莲和梅珊两人在房屋上的风光,体现了两人高高在上却又彼此之间针锋相对的状况,预示了两人即使站得再高也终将坠落的命运。影片鲜红也运用到了俯拍如管家与颂莲说话时的反打镜头,展现了颂莲的渺小与逃脱不开的悲惨命运。

影片开头就采用了对颂莲的近景,刻画了颂莲在封建礼教束缚下心如死灰的面部神态,刻画了即将嫁入自己未知的豪门更加被禁锢时的眼泪,为影片后续铺垫了她命运的逃不开。影片中多次运用远景和大远景,充分展现了环境,体现了环境的封闭性。如雪景中,颂莲在角落偷窥,远远地看,而没有近拍,以远观代替近拍,既体现了人物视角的真实感,又笼上了一层神秘感,对于陈家大院这个自己来到了一年的地方,却依旧捉摸不透,无知与禁锢依旧无处不在。影片中还给了许多物品和动作大特写如捶脚的棒子,红红的一排大灯笼,脚盆,写上了咒颂莲死的木偶等等,通过这些小物品使信息更加完备,也为后来故事的发展形成对比或是铺垫。整部影片的三中有颜色红色,黑色与白色。但是恰恰最为喜庆的红色却变成冷色调,以对比的形式突出讽刺意味。三种颜色都尽显悲凉。并且影片中的光线都以暗居多,还有在红色灯光中,显现出了封建礼教的社会的阴暗与无处不在的手。

另外,影片中声音也运用地十分巧妙。以颂莲与继母的对白开头,交待了故事背景。陈家老大爷虽然整片都没有正脸,但是他富有磁性的声音让我们感觉到了他所代表的封建礼教的无处不在与势力之大。

如开头就采用了锣声。再接着背景音乐变成了唱戏声.此时,美声的“啊——”的声音使观众更加蒙上一层悲凉。后来以唱戏的声音居多,有时是三太太梅珊唱,有时是背景音乐。后来影片开始出现笛声,悠扬的笛声使四太太的心情有了些许好转。当颂莲和三太太在她房间打麻将时,高医生放了一张唱戏的唱片,唱片的声音一开始悠扬婉转,突然急促起来,此时镜头也跟到了颂莲向桌下望见了惊天秘密,映证了颂莲的紧张。当颂莲得知自己最信任对自己最慈善的二太太想要咒她死时,戏曲的音乐十分欢快,更加与她悲凉的心情形成对比,具有讽刺意味。结尾依然有戏声,是死去的三太太梅珊的阴魂不散。但是更显悲凉。

跟随颂莲的脚步声与鸟声来到了陈家的四合院,在四合院内颂莲与管家说话时还特别体现了四合院内的回音,还有颂莲走到雁儿身边的洗衣声,都让人产生真实感。曹二嫂给四太太颂莲捶脚的声音尖锐而大声,还有拉灯笼上去,灭灯笼的声音都展现了封建礼教的残酷悲哀。当颂莲得知是二太太想要害她并且老爷宠幸二太太时,颂莲给二太太卓云剪头发时,剪头发的声音咔哒咔哒非常大,表现了颂莲心情的悲伤。结尾以放鞭炮的声音,迎娶新的五太太与尖锐的捶脚声中结束,更具讽刺意义,令人意味深长。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雁儿受罚时,背景音乐异常欢快地唱“隆里个隆”,与雁儿受罚进行鲜明的对比,此时此刻悲凉的心情却是欢快愉悦的歌曲,具有非常大的讽刺意味。光线非常阴暗,色调也是灰黑的,并且雁儿正摆在正中央,通过雁儿的受罚预示了在社会阶层下人们在最中央却被众人视线锁定禁锢的现实,终将接受自己在这种必须循规蹈矩的社会中犯下的错误的惩罚。拍雁儿在寒天中跪一整夜时在上空正对着雁儿采用了俯拍与拉,越拉越远,雁儿的身影与巨大的火堆也就越来越渺小,在上帝视角中,雁儿这个人与她面前的火堆都不足一谈。在环境的漆黑中,雁儿终于倒下,她小小的身躯终于承受不住,在远景的渺小中重重倒下,封建礼教禁锢下的人们无力抵抗。

张艺谋导演全片都以庄严的构图反映悲哀,以欢快的戏声锣声对比悲哀,高高挂起的是封建礼教的悲哀。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百家樂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