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百家樂

书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书评 > 新闻详情
他是萨尔茨堡的盐树枝
——读《杜十娘》及观《花魁杜十娘》有感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4-27      

“生命本身就是一件概率很小的事情,我们都是星辰汇聚而成的高级智能,在时间和空间的旷野上,亿亿万万的可能性中相遇,生命的每一次诞生都不过是亿万分之一,然而当你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其实它就已经是超越了科学能解释的,或者人类理性能够认知的小概率事件,可是你就在这里,可是我就是爱你,这种荒谬就如同瀑布的水逆流而上,如同鱼罐头亲吻猫咪,如同八月有八十天,就像玫瑰偏偏代表爱情,而我偏偏喜欢你。”十娘偏是爱上李甲,把一颗在烟火红尘落满灰迹的心重新洗涤,又双手献上,也是这般荒诞而奇妙的爱情使然。

十娘不过是芸芸众生里的平凡女子,纵然精于心计,在爱情面前也难逃错付。这不禁让我想到了法国小说家Stendhal在《Love》中提到一个爱情心理概念——结晶,萨尔茨堡(Salzburg,原为德语,意为盐堡),靠近德国边境,是奥地利共和国萨尔茨堡州的首府,因附近的盐矿和城堡而得名。在萨尔茨堡临近的哈莱因盐矿,由于矿中积水处含有盐的成分,冬天掉了叶子的树枝若掉进矿里,经过数月浸润,就会被密密地蒙上一层闪闪发光的盐结晶。Stendhal将这个物理过程跟人类的心里过程类比,认为人类在热恋时就会存在“结晶”过程,男男女女会不自觉给对方原本的样子上添加许多主观的美好的幻觉,甚至忽略本原。

心动的一瞬间,就像是掉入盐矿的枯枝结晶的那一刻,细细小小而又璀璨耀人的晶体,让人目眩神迷。狂热的爱恋就像是世界上最梦幻的人眼滤镜,让任何一个普通的“树枝”在情人眼里与众不同,熠熠夺目。“他是我萨尔茨堡的树枝”,就像一声甜蜜而又无可奈何的喟叹——我是如此着迷,以至于只能看到他闪光的样子。可树枝终究是树枝,两性碰撞中钻石散落,光晕尽散,树枝终还是会回归本色。当所有浮华散去,李甲不过就是个贪恋情色与金钱的假书生,哪里是十娘念得那般“忠厚志诚”,跟不必说“白首不渝”了。

爱之于十娘,不是肌肤之亲,不是金缕禅衣,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她疲惫生活里遥不可及的梦想。《花魁杜十娘》末,有着黑底白字的一行——只因有爱,才有执着。在初着笔写下这篇文章时,我就是不想极度理性与克制地分析其文学性、艺术性及合理性等的,我始终是相信那个早已盈盈挥别于书卷江河的普通女子曾是满怀赤忱爱恋的,于是便更愿意把十娘当做某个平行时空中真实存在的女子,或者把她当做世间所有为爱迷失的人。故事总是有着现实色彩的,十娘就是千万万个存在着的人类,因宇宙浩瀚而渺小,却因爱而无限伟大,无数细枝末节日积月累成情爱的不朽山脉,却难免错付予“萨尔茨堡的树枝”,或身亡,或心死。

我虽是未曾有过相似经历,然而却也能透过书册影像体悟几分。情爱之事非我几言便说尽的,但还是愿着痴情男女别因爱而蒙蔽了自己的心。盐树枝终是枯木,良人才可相白首。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百家樂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