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百家樂

书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先锋评论 > 书评 > 新闻详情
浪漫之祸
——《包法利夫人》读后感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7-29      

如果说浪漫有颜色的话,那它一定是紫色,那是巴黎凯旋门下的那株紫罗兰,是包法利夫人帽檐上的嫣紫色的蕾丝缀边,也是属于艾玛灵魂的颜色。它娇俏又天真,浪漫且充满迷人的魅力,会在暗夜里散发幽香,也会在瞬间摄人心魄。

我初次感受到艾玛的魅力,是在小学的时候,是在注音版的名著丛书中,这个人物独特的浪漫气质惊艳到了我,让懵懂无知的我知道原来有这样一种别具一格的浪漫追求者。

我对于艾玛的情感很复杂,先拿称呼来说,相较于称呼她为包法利夫人这样一个被冠以夫姓的称呼,我更愿意叫她艾玛,这个带着法兰西小玫瑰香气的名字,使得艾玛无法被教会的森严所束缚,她喜爱幻想,她的人生都被涂上了浪漫的色彩,也正因为如此,她更愿意追求炽热的爱恋胜过平淡琐事,热爱轰轰烈烈的情感交汇远远胜过于淡如水的君子之交,纲常不过是根细绳,它注定无法束缚艾玛自由的灵魂。老实木衲的夫婿只会令艾玛生厌,木头都或许比他来得有趣,本想自己的生活能过成剧情精彩纷呈的骑士小说,没想到被家长里短的家庭小说压抑得动弹不得。所以艾玛寻求外界的缤纷,渴望能有一束浪漫的光打在自己的身上,脱离眼前寡淡的日子,远离眼前这个不配拥有浪漫生长力的男人。

不得不说,某些角度看艾玛这个任务是有些小可爱的,不同于风情万种的卡门和惹人怜爱的埃斯梅拉达。艾玛——这株可爱的法兰西小玫瑰种植在浪漫主义的热土之上,她无视道德的孤帆,甚至可以说艾玛自己就是一个劣迹斑斑的利己主义,可与之矛盾的天真浪漫也种植在这个女人身上。在关于修道院的回忆中,艾玛记得的不是纯洁的圣母玛利亚,也不是带着圣光翅膀的小天使,而是那些精装缎面话本里的子爵和公主,是灯火辉煌上摇曳而来的华丽裙摆,是那些她从不曾接触的浪漫幻境。艾玛内心里有个小女孩在向现实撒娇,她向往那种轻飘飘仿佛踏在云端的世界,那是一种带着粉红泡泡的精致,这样的少女心是那么的惹人怜爱那么的让人不忍苛责,艾玛被迷倒了,她不知所措,她迫切地想登上那玫瑰色的爱情大鸟,以此表达她对浪漫的一见倾心。

艾玛所谓的一见倾心,其实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她的性格成为人生的悲剧之源,追求刺激却不知进退,自怨自艾还妄想太多,不得不说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是有原因的,作者福楼拜对于人物的拿捏塑造十分精准。文艺少女的脑中幻想是可爱的,但只限于少女,这也不是艾玛放纵自我底线的本源,所谓浪漫才是。然而艾玛浪漫过了头,就像她自以为把自己的生活看得清晰明了实则一塌糊涂。她将直白的现实生活置换成了浪漫主义小说里的理想国,所索取的东西只要和浪漫沾边,就如同金钱堆砌的虚荣,华服下的绚丽还有骑士给予的情欲,她一概接受还甘之如饴。昏昏沉沉的浪漫里艾玛挑花了眼,也迷失了自己的本真。艾玛投入到追求体感和灵魂的刺激中,忽视了命运的勒锁正在悄无声息地向她的颈脖靠近,纵情且毫无克制生活的人,也注定在瞬间被命运抹去生的痕迹。

在雪灾爆发的时候,没有哪一片小雪花是无辜的。就像两个世纪前的巴黎,艾玛被自己的整整一生无数件愚蠢作态的丑事所压垮,最终一无所有。而如今呢?浮躁的社会风气下,有的人也变成了所谓的“艾玛”,他们盲目追求欢愉和刺激,目光短浅甚至于没有目光,他们没有目标地过活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将自己人生的意义丢弃,何尝不也意味着被人生抛弃了呢?我们都需要警惕,定住生命的支点才有可能让人生足够稳当,自我安慰般的放纵是麻痹人生信念的第一片雪花,若不就此警觉,之后大雪崩塌的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脱离小说世界来谈艾玛,作者福楼拜对通篇人物的塑造无疑是成功的,所谓最佳的人物构建绝不是片面且非黑即白的,而应该是矛盾的共同体,就像每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一样。在福楼拜的油墨笔下,艾玛纵情资本,有着愚蠢的自私和狭隘的虚荣这些负面性格,但也有时也透露出让人怜惜的天真和生来不凡的女性浪漫美。能够令读者对书本小说里的人物爱恨交织,无疑是对作者最大的褒扬。

在整部《包法利夫人》中,最具浪漫气息和最有色彩的人物是艾玛,而最黯淡无光的便是艾玛的丈夫——包法利先生。这个可怜的男人偏偏是个痴情种,自从脸蛋红的像玫瑰的艾玛闯进了他平淡无奇的生活,在捡拾那根牛筋鞭子后的身体触碰让这个男人心底里暗生情愫,真爱降临的圣光快要让包法利幸福地晕过去了,殊不知这便是灰沉的开始。娶她入门后,他用尽一切心思去揣测身边这株娇俏的法兰西小玫瑰的心思,一切都以艾玛的喜爱为最高行为准则,但包法利一辈子都不曾真正赢得艾玛的芳心,哪怕只是一瞬间都不曾有过,在爱情和生活这场无声战役里包法利输了,输得毫无存在感。包法利的形象是苦涩的,尤其是最终章,他在痛失所爱后再得到一个宛如晴天霹雳般的真相,那封从抽屉里翻出来的老旧情书给了这个男人致命一击。但他还是愿意走完妻子葬礼的整个流程,就像和这么多年的自己告别一般郑重和心痛,最后以死画上句号。

经典的人物形象必然对一个时代乃至多个时代影响深远,在我心中《包法利夫人》里的艾玛就是那个时代的缩影,是娇俏的法兰西小玫瑰,浪漫是她,她便是浪漫,令人爱恨交织。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百家樂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