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百家樂

文艺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之窗 > 文艺园地 > 新闻详情
解救玫瑰计划
记《驯悍记》有感
来源单位: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9-04-15      

野玫瑰,被囚禁,成为了他的金丝雀。

热血,偏是浇灌了仙人掌,自由生长。

——题记

天光未露之时,战役硝烟无声弥漫,性和权利是引发这场亘古矛盾的万里冰霜。

我知晓,莎翁所处时代的思想与当代的差异,也明白,从理性视角来看,《驯悍记》是一出喜剧。可,如同玫瑰没能变成金丝雀,而成为了仙人掌一样,我偏偏从这本书中看到的是,跨越历史长河,至今扎根地球土壤的男权思想。

我从来不轻易成为某种可以定义的类别人群,但我一直有一个习惯或者确信,那就是平等。于我而言,平等的关系让我快乐,而不舒适的状态只可能来源于一个解释,就是平等态势的失衡。

凯瑟丽娜的悍,从客观来判断,很大程度上是父权思想压迫下的发泄,是不完全性质的为自我命运的战争。但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女性的一切具有反叛个性的言行皆是禁忌。彼特鲁乔从过分膨胀的自我性别立场出发,用驯服动物的方法将凯瑟丽娜解构、重塑,不带一丝爱的色彩,只有无尽的野蛮抒发。那朵野玫瑰终是在这场战役中输了,被拔掉了周身的刺,以屈辱而不自知的姿态低下了高昂的头,成为了他笼中的金丝雀,甚至成为了具有斯德哥尔摩情结的囚奴。

可她,别无选择,无力挣脱。

戏剧是生活的延伸与放大,野玫瑰的故事在千百年间不断上演,直至今日仍未停歇。我想,如果我是凯瑟丽娜,也未必可以逃离被驯服的命运。但,我不是她,我甚至不是玫瑰,如果要成为某种具象的存在,那我一定是仙人掌,骨血里满是浓稠的自由因子,带着千千万的玫瑰逃离既定的命运轨迹。

我想要的人生伴侣是能和我并肩同行的人,在他眼中,我首先是个人,然后是女人。毕竟,爱与婚姻,从来都无关物质和交易置换,而应始于怦然心动的纯粹动机。一个人应该因为对方作为一个人类个体的独特性而爱上对方,而非其他。

平等,便是如此,爱与自由意识的碰撞,理应如此。

我渴望的那种爱,不会心生疲惫,也不会滋生轻蔑,他带着一百三十一亿光年之外的星光跋涉而至,越过硝烟与战火,与我棋逢对手,见招拆招,将万里冰霜化作春和景明。他狡猾又坦荡,自由又冷静,眼眸中的万物皆是美好。他看穿我的轮廓,亲吻我的奋勇,然后拥抱我满身的刺。对了,生命的尽头他还会予我一枝量子玫瑰,告诉我:

“我会拥抱你的灵魂,在你的躯壳之上。”

故事尘埃落定,仙人掌其实还是一朵野玫瑰,如同千千万的玫瑰,又似乎是独特的。至少,在他看来。

自由与温柔的爱,让天光乍破,硝烟变成绯红烟云。

至此,解救玫瑰计划,成功。

更多>最新新闻
更多>人物专访
更多>视频专区
关注百家樂新浪微博